text.skipToContent text.skipToNavigation
台北(02)2570-1466/台中(04)2326-1722/高雄(07)311-2280 | LINE: @idptw

畢業了~充實的二年Humber

黃名瑄
學校:Humber College
課程:Media Communication 傳媒

演奏蘇格蘭笛的畢業典禮

六月中,我們隨著蘇格蘭笛的樂聲魚貫入場,排我前面那位很有緣的獅子座女孩和我像小女孩一樣興奮的前進:「感覺我們好重要啊!」就這樣,我們穿著好看的靛藍色的長袍與白金相間的披肩,與其他畢業生一起進入會場。

我本來以為我會哭的,不過整場畢業典禮的氣氛和我過去參加過的都不一樣,學校最高長官的致詞雖然仍然很長讓大家很餓(我們學院的典禮晚上七點開始、五點半就要到,典禮要結束前大家內心想的都只剩下食物⋯⋯)但內容大都是告訴我們未來需要的能力及準備,還不至於太過無聊;學校也頒發了一個榮譽學士給一位目前正在經營與孩童相關、非營利組織的一位年輕CEO,我喜歡他給大家在未來用自己能力幫助別人的期許。致辭之後,便開始正式的畢業典禮。

整體顏色真的很諧調啊
還記得大學畢業時,大家不過就是聚集到一個禮堂,然後統一由一位學生代表領受畢業證書;但這裡的畢業典禮則是,只要你當天出席,就會由司儀唱名(儘管我避免了司儀絕對唸不出來的中文拼音名,露西亞黃還是被他叫的怪異無比成為路企亞紅,嗚)一位一位學生在朋友與家長的歡呼聲中分別上台領受畢業證書(假的,典禮結束後再去換真的XD),然後學校最高、賺很多錢的老闆及副老闆會跟你握握手(老闆還會叫你的名字跟你祝福喔,算是滿盡責的哈哈哈)。典禮期間為避免瘋狂家長的衝撞拍照,還特別安排專業攝影師分別用三個角度為每一位學生拍照。

老實說畢業典禮Humber真的辦得不錯,除了節奏很流暢之外(典禮開始之前還有現場爵士樂演唱給等很久的家長聽呢),整體的顏色佈置也相當亮眼協調。

總之,我的兩年課程就這樣「咻」一下結束了。

甜食拍攝 甜食拍攝
攝影課拍食物,我整堂課都在偷吃,然後我就發現了我對拍甜食不在行

我很慶幸我當年選擇的(是說也沒太多選項啦誰叫我不愛念書哈哈)是比學士還低的Diploma而不是碩士,兩年的課程大都是我最喜歡的實作課程。就像台灣的職業學校,我們上課的內容就是從零開始訓練你攝影、設計、寫網頁及新聞稿等等的能力。我當年國中畢業時其實曾有小小遲疑一下想走職業學校、高中畢業志願裡填的全是媒體與英文,沒想到走了近10年的「歪路」後,總算在加達成了畢生的心願之一。

這兩年雖然是自己選的,卻也藏有了一些低落的moment。老人在國外留學,總是想多維持一點尊嚴,於是拼命打工好賺回一點昂貴的學費(第一年冬天打工打到一週將近50小時,想去紐約玩還得先上早班後坐夜車、玩兩天後再坐早班飛機回來上晚班),於是搬了四次家只求多點自由及安靜沒老鼠爬到床底的夜晚,於是拼命提早做作業但每次壓力太大就會在老師前忍不住崩潰偷偷拭淚(這是好勝心太強沒事不要亂學)。

把玩麥克風
把玩攝影用麥克風

另一方面好玩的時間也好多,首先當然是和一群小我快十歲的小毛頭們混在一起 XD,獅子座女孩一直到畢業前才知道我不是23、24還是25歲(爽,想當年26歲的姊姊在台灣上班時就被認為是30歲惹),上學不用化妝每天穿牛仔褲戴眼鏡好自在。同學們一個比一個有才讓我多了很多可學習的對象;老師們更都具有無比的耐心,總是很正面的為大家打氣開開玩笑,永遠會告訴你你有多棒世界就像是一個粉紅色的泡泡一樣。(所以我才當不成老師,這是我心中的老師範本但我的耐心只有如米粒一般大)

接下來的挑戰其實才要開始,但感謝我家人忍受(其實也沒得選這樣)我的超任性、在快要人老珠黃之際選擇出國唸了個大概在台灣不太流行的學位(但我們班也有知名大學唸完再來加唸這個學位的同學們,實際的職業課程對於找工作真的加分很多啊)。感謝我自己就這麼硬是走完了近兩個春夏秋冬,還有那些在台灣只能每次聽我大丟垃圾的朋友們,我好想大家,希望很快可以再見啊~(淚)

實習的最後一門課,老師請到業界富有盛名的一位前雜誌總編,分享她「一路跌撞探索的人生」。
(是的,不講成功,才更實際有趣啊)
她不認為人生有什麼失敗,很多的改變都不過只是走向下一個篇章罷了。

請選擇學位

輸入科目並自清單中選擇

  • 請輸入課程科目的3個字母或學校名稱,並從清單中選取

  • 輸入科目並自清單中選擇

請輸入並選擇一間學校

  • 請輸入大學名稱的3個字母並選擇學校

  • 請輸入大專院校的名稱,並從清單中選擇